咖喱略
想做个有趣的人

每天拼命挖脑洞 仍然挖不出啥
2016-03-15  

【骑士私设】【龙骑主】列车内

* 私设的第三人视角
* 这辆列车可当做电王里那种跑在时空之砂中的私人列车。
* 还有微量的其他来打
* 带点自我满足目的,咳咳。愿食用愉快,可能还有列车的其他故事。
* 哦对,不是刀 。

————————————————————

她没有计算自己在这辆无名列车上当了多久的挂名驾驶员。

毕竟,就算轨道还在一根根迅速地向远处铺开,在这逃脱宇宙法则的沙漠上讨论时间也没有意义。更主要的是,她在驾驶室也没正经地掌控过前行方向,就算后视镜旁写着时空道路安全条例。

一片死寂的沙漠上,偶尔会有徘徊的旅人。只有遇到这样的人时,她才会停车请他们上来喝口咖啡歇歇脚。

他们多半是忘记了自己是谁,所以也不知道该回哪里去。有过以为自己是人类的外形像马的怪物,直到它(他?)拿起茶杯时看到自己异形的手,才突然低下头去不再说话。不过也有专程跑到这里来的,有个脸颊晒得发红的青年咽下一口咖啡后问她见没见过一只右手,她指了指窗外说沿着这条路一定可以找到。

没有车票不能上车?去你的时空道路安全条例。

说不上来是哪一天,也不清楚走了多远。

她请上来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刚想去拿咖啡,才想起访客用的杯子被上一个冒失的旅客打碎了。

“抱歉,你不介意用别人的杯子喝咖啡吧?”

“不用了,我来找人的。”

刚想着又来一个有记忆的,这次似乎也能问出点什么有趣的——

“只是我忘了他是谁。”

好吧,没关系,这才是正常情况。没有完整记忆的人才会在时间之砂中徘徊,而一旦到了这里,一瞬间的遗忘就是永远。

“你说说还记得什么,我或许能帮你找到他。”她伸手示意男人坐下。

男人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陷在座椅间,疲倦感似乎也渗进了他的皮衣里,随着他一起软了下去。

按理说这时她应该忽略用哪个杯子的问题,倒杯咖啡给他,但她莫名地感觉这时应该给他沏杯茶。

“嗯...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她先从这个标准的问题开头。

“秋山莲。”面前的人似乎没有想象中那样不耐烦,或许真的是累了。

“那关于你在找那个人,你能记得什么?”

男人视线微微向下,“我必须要记住他。”

“为什么?”

“不知道。想不起来。”

看样子,姓名外貌问也是白问。

“好吧,那换个问题吧。”这种情况也不能轻易放弃,“先谈谈你自己?说不定就能想起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

“看面相你其实还挺有财气的,像是债主。”她从不怕戳中对方雷区,事实上,她也没有猜错过。

男人的眉毛稍微动了一下,似乎是说中了。

“其实,这辆车上也搭过一个欠债的,只不过他在找债主。对对,就是他把访客用的杯子摔坏了,笨手笨脚的,明明不会泡茶,真不该交给他。”

她故意顿了顿,看对面的男人几乎没有反应,还是微微低头眼神涣散。

这辆车也算是有魔力,没有人能违背真实想法,既然他没有反应,那他找的大概不是那个人。

在她准备转向下一个问题时——

“就算是笨蛋,也比我更像个人。”

她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看向男人,他似乎也没注意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原来如此,记得最深的原来是这个吗。

她起身对男人微微一笑,“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可以不用着急慢慢想。如果不嫌弃,请再休息一下。”

三十度鞠躬后,她回到驾驶室。操控着几乎忘记用法的复杂仪器,面前的轨道开始转变延伸方向——向着上个旅客下车的地方。

没有时间流逝的概念,也不知列车行驶了多远,车内响起了她的声音——

“本列车即将到达此程终点站,请旅客们拿好行李,准备下车。”


——————————————————

这车其实叫“月老号”【x】

评论(4)
热度(39)
©咖喱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