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略
想做个有趣的人

每天拼命挖脑洞 仍然挖不出啥
2015-11-28

【真莲】不会取标题

*代发。原文: 绿川。

    “怎么看这个东西都是很随便写的,配上随意的标题,very地耐死”    ——绿川言

*标题萌得我不行233333

*附赠演员须贺x松田小段子


————————————————————


“莲……”摇晃着,视线中的世界在摇晃着。仅剩的透亮红色液体从玻璃杯中滑落,自空中滴落到艳红色的舌尖。


眯起的眼中的世界附上一层轻纱,那个冷冰冰的黑色骑士撩开了那层轻纱,就像是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扯在自己的床帘上,然后粗暴的拉开。午夜屋顶的吊灯散发出的暖黄的光打在身上,倒是添了几分暖意。


“莲。”口中的男主角正向自己走来。被酒精刺激着的大脑迫使泪腺挤出几滴泪水。然后真司发现那个骑士坐到了自己身边。带着不可思议的温柔,刚毅的神情被软化,那冰冷的声音此刻无比温柔的呼唤:“真司…真司…”一遍又一遍。爱意将心紧紧的裹住。


这个正义的龙骑此刻正忙的不可开交。嘴唇同夜骑冰冷湿润的薄唇紧贴着,从间隙中看见。他们两口中的红色物体缠绕在一起。


难得的听见那个刻薄讨人嫌却又可爱的家伙嘴里吐出的不是笨蛋一类的词,是细微的呻吟。


微凉的手滑过他瘦削的背脊,顺着凸起脊骨往上。温柔的触碰激起男人的轻颤。


有趣,真是有趣。亲吻着对方凸起的锁骨。引起了更加剧烈的颤动。


“真司……”怀中的人眯着眼睛,精瘦的手臂抬起挡住自己发红的脸。


爆炸了爆炸了,怎么这么可爱。像小狗一样又将脑袋埋入对方的颈窝。


“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模糊的话语从颈窝处飘出。手倒是不害臊的伸了下去。


轻飘飘的呻吟给了这个小狗般的男子最后一击。


“喂!!你!!这家伙!”又像是认命一般的叹了口气。冷冰冰的家伙在床上却判若两人。口中的酒精的气息沾染了秋山莲身上的每一处。


然而吻过的每处地方都分解成颗粒状。


“莲?!”真司企图去抓住那星星点点。然而却从指缝里透过。“莲!!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只是迅速消失的爱人。呆愣的看着空荡的床铺。


“啊啊啊啊啊!!”尖叫着,撕扯着自己的脸颊。从剧痛中醒来。


面对着的着杂乱无章的房间,脑子痛的快要裂开。尖锐的刺痛几乎要把真司撕开来。


落在地上碎掉的相框中的是个黑衣男子。赤脚踩上碎片的真司拿起相片,“我梦到你死了。结果醒来才发现,那个世界死的人是我。”


喃喃低语只被相片听见。


——————————————————


附赠


“啪嗒”一声,门锁上了。接下来是窸窸窣窣的声响。有些沉重的超市纸袋放在了鞋柜上面。木板同钥匙沉闷的响动,这些细小的声音告诉须贺。同居人回来了。并没有什么热情的招呼或者暖人的笑。松田君此刻像是剧集中的冷面骑士,带着冬日的寒气。


须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呷一口碑酒。室外的寒冷并没有入侵,屋门人是盛夏。指骨摩挲着绒状地毯。手中剧本的黑白字蹦入眼中。


生气了啊……偷瞥着在半开放式厨房中忙活着的松田君。啊,平日里很好相处的家伙闹起别扭来还真是不好搞……同剧中的傻白甜真司相比,须贺在生活中意外的认真。面无表情时倒是有些压迫感。


偷偷拐到同居者身后,7厘米的身高差并没有影响什么。须贺环住了对方的腰,脸贴在脊背上。“养猫好了,可以嘛?依你的,我们养猫。”


本想着矜持一些,然而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一切。停不下来的笑。


“你不是更喜欢狗吗?!”故意加了重音。


“是啊,狗多可爱。”须贺凑到松田面前。“但是我更加喜欢你啊。”


柔软的嘴唇贴上了对方的脸颊。温柔又小心翼翼。


评论(5)
热度(31)
©咖喱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