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略
想做个有趣的人

每天拼命挖脑洞 仍然挖不出啥
2015-11-19

【龙骑】 香蕉不剥皮 (3)

*努力往刀上撒糖(结果失败了)

*不是特意为了某个cp写的所以没打cp tag...这回有点莲真..? 之后的流向还不好说(喂)  欢迎讨论嗷嗷嗷!

*lof的排版真是跪了…生无可恋


————————————————————


真司跪着愣在原地,双眼已经失去焦点,准确讲,是意识主动在地回避眼前一大片和雪夜格格不入的鲜红血迹。耳朵擅自捕捉到背后飘来的窃窃私语。


“那个人不是凶手吗?”


哪个?谁?凶手?

当机的大脑费力拼凑出“浅仓威在这附近”的简短句子时似乎已经过了很久,但真司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城户…”


手冢?…手冢!

真司一瞬间感到四肢的血液逆流向大脑,辨认出已经失真了的沙哑声音,在视线的前方找到了睁着空洞的双眼盯着自己的海之。


真司下意识地低下头去,避开那片鲜红和海之像要把自己吸进去的眼神。

“…对不… …”起字还没说完。

“今天雄一的灾难…就是你吗?”海之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只有声音的温度异常得低。

“… …诶…?” 真司刚刚想起似乎是这样——

“你…是为了亲自下手,才对我那么说的吗…?”尾音中藏不住的颤抖。


嗯?什么意思?什么?

真司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还是理解错了。


但在海之的尾音刚落下的同时,周围的窃窃私语就更加肆无忌惮。

“就是这个人吧”“感觉不太像”“他为什么还回来”“就是他吧”“叫警察了吗”。


在莫名的恐惧中,真司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冲击,眼前的世界震荡旋转。

随着手臂传来的生冷的疼痛,真司明白了自己在被谁拉着逃离人群,看着陌生的人人人人把海之藏起,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这样一点点地在颠簸中远离。


寒风卷着越来越密的雪扑在真司的脸上,不由分说地夺走残留的温度后把他的脸颊沾湿了一片。

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雪水模糊了视线,但真司还是在前方被扭曲的景色中辨出了那只手的主人,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莲?


熟悉温暖的黑影拉着真司停在常去的公园的一角,把他扔在树下没有落雪的长椅上。


真司直直地盯着微弱白炽灯下棱角分明的脸。

“谢谢...莲....”

有些想哭。

我没能救手冢,我不懂到底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到,我... .... 不,我不认识你。


“我就不问你为什么知道我了。”

莲像以前一样,双手插在黑色风衣里,叹一口气,散开一团白雾。

“你跟刚才的男人什么关系?”

“我...我想帮他的,”真司低下头:“..但是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你也认为我..是..那个,凶手吗...?”


“亲眼所见。”

“哎?”

真司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睛,但莲一脸平静地回望着他。

“啊啊,没错。至少看起来和你一样,发型也是——”

“但是我没有!不是我!我..!”无谓地慌忙否认。

“我知道。所以把你带出来了。被带去问话可就不那么好出来了。”

莲一副理所当然似的表情回看着拼命忍着想说什么的真司。


“为什么,知道不是我....?”

“....”

莲沉默了两秒。

“谁知道呢。”


“......”

这次轮到真司陷入沉默了。


不能告诉莲任何关于骑士的事,但是必须让他小心,看样子神崎士郎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并且做了手脚,为了让手冢参加骑士战争。

既然这样,说不定也会对莲做什么。

那为什么不直接针对我?不,一定是已经开始了。刚才,不管是用什么办法,他已经让手冢认为我是伤害——最坏的情况是杀害——斋藤先生的犯人了。

但...我什么也做不到...

可恶,究竟怎么办才好...!

...首先!先告诉莲要小心!


“——莲!”

真司猛地抬头,撞见莲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来,同时握着熟悉的黑色盒状物。

“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吧?”


卡盒?!


真司感觉浑身的血液突然被抽干了一样。

“...为什么.....?”


“惠理的学长找到她,扔下这个就神经错乱似的跑了。”莲把黑子扁平的盒子在手里把玩着,“拿到它后从镜子里感觉到什么...刚才街上看见那个跟你一样的人时也是。”

“.....”

“你知道点什么吧。”

肯定句。

真司看着莲手中还是空白的卡盒,微微点头。


“给我说明一下。”

“你...别扯进来比较好。”


说完,真司在心里给自己扯了一个苦笑。

曾经莲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呢。但是,这次至少不能让你...


“我可没单纯到老老实实地这样听你的话,”莲叉起手来:“而且也和惠理在的研究室有关,不弄清楚她也有危险。”

“可能是这样没错,但是...”真司反复咀嚼“因果逆反”的既往事实,不知道怎么说出来,甚至该不该说出来。

“总而言之!拿着它肯定没有好事!”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我不是提前告诉过你女朋友有危险了吗!这样不够?”

“你不还说想救刚才的男人吗。”

“!!”

真司咬牙想要反驳,但突然失语。


——瞬间,一个想法像一股电流通过真司的身体。


“莲!!”

真司猛地站起来,甩掉一层卷发上融化的雪水,那气势把莲也吓得一怔。

“惠理小姐!她现在在哪儿!说不定她有危险——”


话音未落,从莲的骤然变化的表情中,真司也幻听到了来自熟悉的嘶鸣声,其意味着什么真司不敢深想。


真司跟在突然飞奔起来的莲身后,拨开空中密布的层层雪幕,转过狭窄的公园小路,一片小小的游乐场在积雪中反射着路灯昏暗的光。


本应无暇的雪地上留下了一行触目惊心的拖拽痕迹,在那尽头——

昏迷的惠理无力地倒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人穿着水蓝色的外套和有些褪色的蓝色牛仔裤,栗色的头发在雪中随着动作微微抖动着。


——城户真司?


对面的城户真司察觉到两位不速之客,转过头来露出一个嘲讽和炫耀般的笑容。


“把惠理还回来!!”莲浑身散发着杀气冲上前去。

“城户真司”的笑容更加放肆,“劝你快点,人类在镜世界里活不了多久。”

毫无疑问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其中低沉浓厚的恶意让真司自己一身冷汗。

“城户真司”轻巧地向后一仰,带着惠理倒进电话亭的玻璃门中。


“惠理!!”


真司看着莲紧握着卡盒拍打着玻璃的手突然停下,不知道但却能想象到他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

眼睁睁地看着莲抽出一张卡片对着玻璃,那个背影像曾经的一样,悲怆又坚定得让人不忍心去阻止。


那个瞬间真司几乎绝望地想着:


我还是,什么也做不到吗....因为我是,罪魁祸首啊。


————————————————————


嘤,说好的糖也没给....土下座。

我是挺想用龙牙的w上次的伏笔也提到,纠结用不用sic的双生子设定ヽ(´・д・`)ノ有雷的告诉我呀!


评论(6)
热度(23)
©咖喱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