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略
想做个有趣的人

每天拼命挖脑洞 仍然挖不出啥
2015-11-12

【龙骑】 香蕉不剥皮 (2)

*平铺直叙并不会煽情的————刀。


*感谢每个留下足迹的朋友!是你们的支持让我能有动力把这个最初不成型的脑洞一点点完善的!(*ˉ︶ˉ*)


————————————————


城户真司一脸凝重地对着电脑屏幕,却又像看着什么遥远的地方。实习任务采访记录打了一半,之后空了几行的内容打了又删,只剩下“假面骑士”“战斗的理由”“神崎士郎”三个孤零零的单词。


斜对面的岛田奈奈子一脸狐疑地盯着着这个新来的实习生。终于忍不住招招手叫来也是满目迷惑的主编太久保大介。


“真司君...以前是这样的感觉吗?”


听完岛田的细声耳语,太久保皱着眉头歪歪头。两人达成一致后,光明正大地在岛田心爱的电脑后瞄着真司。


“啊,眼睛动了!”

“什么!他在看什么?”

“...时间...吧....”

“...急着下班吗?”

“怎么会!他可是我吃苦能干的后辈——”

“嘘!主编你声音太大了!”


太久保看不下去真司难懂的独角戏,站原地探着头:

“喂!真司!真司!”


“...啊?啊啊!是!主编,怎么了!”

真司快从椅子上弹起来了一样,慌忙退回电脑主页。


“你...没有对奇怪的事儿掺一脚吧?”太久保体贴地没有追究他的傻后辈笨手笨脚地想藏起什么。


“没事,没事啦主编,完事OK!”真司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唉...”


太久保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拿着老头乐慵懒地挠挠后颈。


“你啊,别想着自己能掌控一切哦,会累死的。先把采访稿整理出来!”


“是...是。”


不得不承认,每次太久保前辈,不,主编他都能戳中自己的要害。


真司自从想起一段不知何时的奇怪记忆以来,一直在试图避免记忆中的未来的发生。虽然目前避免了莲和须藤刑警成为骑士,但真司还是觉得自己身处五里雾中,不能说服自己究竟是否有所前进。


这种感觉似乎儿时也有过。


对,和初学国际象棋的感觉很像,需要揣时刻测对手的想法,领先一步乃至三步。自己的策略总是被对手看穿,而对手却能轻而易举地将自己引入圈套。嗯?那个孩子是谁来着。


真司猛地摇摇一头蓬松的栗发,试图把这些丧气话从大脑中抛离。


对,不能泄气!今晚也是不能退缩的决胜局!


昨天,真司在那个喷水池边找到了那个带着沉稳平静气氛的占卜师。


“你说明天雄一会被卷入事故?”手冢海之带着淡淡的笑容,认真的眼神却没有离开真司。


真司拼命地点着头,呼出一串白气在两人之间散开:“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详情不能说,但是....!”


海之轻轻点点头,三枚硬币在他手中划出冰冷的银色曲线。真司紧张地窥着海之的表情“怎...怎么样?”


“我的占卜会实现的。就算你是对的,跟我说出来,命运也是难以改变的。”海之不慌不忙地依次把硬币收在左手中,但真司还是看出了他右手的指尖在微微颤抖。


“才不是呢!命运是能够改变的!”真司看着一言不发的海之,心里有些发慌:“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知道了却什么都不做难道不会后悔吗!”


“如果能我也想改变命运,但正因如此才清楚有多难。”海之深吸一口气,抬起含着笑意的双眼:“但还是谢谢你 ,我会尽我所能的。”


那个眼神,在真司看来悲伤得让人窒息,也因如此,真司一直放心不下。


岛田定的下班闹铃一响,真司就抓起外套单肩包,向瞪圆了眼看着自己的两人道别,冲向大门。正好撞见桃井令子采访归来,她连提醒真司忘带了围巾的时间都没有,就看着水蓝色的背影急匆匆地消失在拐角处。


从红色的天空中飘下的雪越聚越密。


要是什么都没发生肯定是个美好的平安夜。


真司看着面前霓虹灯中走过的手挽着手的情侣这么想着。拍拍头发上的积雪,雪屑掉进领子里,化成水贴着皮肤流了进去,激得真司耸了耸肩,反而灌进了几缕寒风。


...莲肯定也...


真司按着胸口微微扬起嘴角,这样就好了。


不出意外今天手冢会和他朋友早一点出门,但是不能完全保证安全。就算避开浅仓威,神崎士郎也可能有所动静。


大概因为现在自己还不是骑士,镜子那端静得出奇,也只能在怪兽袭击人的瞬间看到他们。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一直没有遇到神崎士郎。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恐惧,至少在得到卡盒之前自己没办法同怪兽作战这一点,是让真司无法忍受的。


骑士少了,很长一段时间在退治怪兽方面也许以只有自己一人,就算如此——


突然骚动起来的人群把真司拉回现实,一瞬间楞在哪里。


人流,吵嚷声,远处的警铃,尖叫...


——完了!浅仓威?!


真司拨开聚集起凑热闹的人群想要挤进骚动的中心,大脑一片空白,只是认定了是自己没有能够救他们,甚至有个角落相信能够再次引发奇迹逆转时间。


内圈的人群意外的安静,目光的中央,失神的海之跪坐在血泊中,抱着一动不动的陌生青年,按着青年不断涌出温热液体的伤口,嘶哑地呼喊着。


真司上前一步,没有稳住,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海之抬眼看见真司,表情瞬间消失,仿佛一张白纸。


真司只是怔怔地看着浑身发抖的海之,颤抖的嘴唇刚要吐出最无力的三个字,听见围观的路人中飘出一句瞬间没能理解的话:



“唉?那个人不是凶手吗。”


————————————————————


这次感觉爆了字数但也没交代多少东西╭(°A°`)╮

伏笔明显得我都不太好意思了ww

最近忙起来了,下次不知啥时候,脑洞会继续挖的ヽ(゚∀゚)ノ


评论(13)
热度(26)
©咖喱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