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略
想做个有趣的人

每天拼命挖脑洞 仍然挖不出啥
2015-11-07

【龙骑】 体温

*意识流 很乱很没实质


*一点点莲真向


*TV不同周目世界


——————————

剧烈摇晃的视线中,带着冰冷钢铁味道的大厦渐渐与铅灰色的天空融为一体,擦肩而过的路人的面容体态也变得难以辨别。


大概是下雪了吧,城户真司想着。


但是为什么从右臂传来的只有某种温热液体湿漉漉的触感,怎么甩也甩不净呢?等等,说到底,右臂真的有在动吗?


或许真司本来更想跑起来,但似乎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只有双腿在本能地、强迫性地向前不断迈着。


颠倒模糊的视线中只能辨别大致方向,被迎面走来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行人一次次地撞个踉跄。


尽管如此,还是要快点!   

——为什么?


必须快点逃!     

——逃什么?


骑士!镜子里的!


真司想起来了,那个说会帮自己一起消灭monster保护别人的警察、那个笑得特别温柔的律师、那个把自己看做前辈崇拜的好青年……他们的矛头从monster同时移向自己,口中带着笑音的讽刺让大脑突然短路,然后一副副看不出表情的冰冷面具向自己逼近………


「战斗啊,不战斗就无法生存。」


不知从哪里传来带着嘶鸣的毫无感情的命令,不断重复,回响。像是就在一团混乱的大脑中发出的,捂住双耳还是能清楚地听见。


不!怎么能那么轻易地剥夺别人的生命啊!


「那你就快为别人去死吧。」

声音中带着嘲笑与愉悦。


我的确是为了别人而战斗的,那么就意味着我一定要为别人去死吗?被当做实现自己欲望的棋子?


仿佛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变得冰冷,神色匆匆的行人看上去也都各怀鬼胎。人人都像骑士,都像趁自己不意从背后捅下致命一刀。——但我不是为了保护他们所有人才当骑士的吗?


混乱的思绪从右臂早已麻木的伤口渗在血液里溢出,同时带走了身体中仅存的温度。让真司以为曾经的一腔热血也就只是现在这令人作呕的废液。


明明不想这样想的……

明明相信人是可以改变的……


但还是,不行吗。


大概会就这样死了吧,真司用仅剩的精力反复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


然后世界被一片漆黑包围,带着陌生又似乎熟悉的温度。


“……莲?”

真司在自己注意到前已经问出了口。


“别说话,这就带你回去。”

有些焦躁的口气,但让真司感到一阵久违的暖意,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我…错在……哪……不想…”

意识渐渐远去,已经无法编织出又含义的话语。


“不,你没错。”


在真司彻底失去意识前,他似乎听见莲用难得的温柔的语调这么说着,然后更用力地抱住自己。


评论
热度(31)
©咖喱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