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略
想做个有趣的人

每天拼命挖脑洞 仍然挖不出啥
2015-11-06

【龙骑】 晚安

* TV时间轴后续


* 莲真 小~~短文


* 莲视角  尽量不ooc...感觉莲还是比较敏感 感性的人,只是不敢面对感情也不善表达。翻译过来大概就是死傲娇【你快够


* 梗俗【跪


————————


自从神崎沙奈子一脸自豪地雇了那个栗色毛发的犬科动物后,秋山莲平静的生活突然被打乱了。


最初在店门口几乎撞个满怀时就该料到自己和城户真司相性极差,这样就不会在沙奈子提出让他和自己同屋时天真地答应了。因为那人除了厨艺不错外干什么都笨手笨脚不说,还吵闹得让人心烦意乱,而且不只是白天。


每当莲的睡意最浓时,就是真司的鼾声大作之时。旁若无人唯我独尊大概就是用来形容此时的真司的。


夜复一夜的骚扰让莲终于在这个深夜忍无可忍,准备给那家伙一记汇聚了所有愤怒肘击。


拉开吊灯,掀开床帘。在浓浓的困意中,莲视图让自己疲倦的眼睛更快适应光线,俯视着大字型平躺着的罪魁祸首,看着他比想象中安详许多的表情。要不是从微张的嘴中传出恼人的声音,就像,他要永远地沉睡下去。


嗯?为什么会这么觉得?莲也对这个想法很诧异。


像是看准了时机一样,真司的鼾声停了,一直暂停着的钟摆声和窗外的风声却突然同时响起。莲反而觉得被裹在层层噪音之中不知所措。

可能是与平时吵闹形象的反差,现在依然带着那安详表情的真司让莲感觉到了一点点蔓延开的失真感。这种感觉带着一缕极其真实的恐惧占据了莲的几乎难以运作的大脑。


——「他像是会这样,永远,沉睡下去。」


“喂,城户!给我起来!”


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忍不住去用力摇真司的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到真司不耐烦的呢喃会松了口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俯身抱住真司,感受着他带着体温的呼吸在自己的耳边一收一放,听着与自己节拍不同的另一个心跳的律动。明明无法理解,但一切都是那么流畅自然。

似乎只有这样,才让莲觉得安心。


当莲躺回自己床上没多久后,那恼人的鼾声再次响起。但这次,莲觉得自己似乎能做个好梦。


——————


我没有明确写,要是真司停止鼾声其实是因为已经醒了…蛮有意思的ww


评论(2)
热度(22)
©咖喱略 | Powered by LOFTER